asdasda

  • <tr id='6GSN34'><strong id='6GSN34'></strong><small id='6GSN34'></small><button id='6GSN34'></button><li id='6GSN34'><noscript id='6GSN34'><big id='6GSN34'></big><dt id='6GSN34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6GSN34'><option id='6GSN34'><table id='6GSN34'><blockquote id='6GSN34'><tbody id='6GSN34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6GSN34'></u><kbd id='6GSN34'><kbd id='6GSN34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6GSN34'><strong id='6GSN34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6GSN34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6GSN34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6GSN34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6GSN34'><em id='6GSN34'></em><td id='6GSN34'><div id='6GSN34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6GSN34'><big id='6GSN34'><big id='6GSN34'></big><legend id='6GSN34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6GSN34'><div id='6GSN34'><ins id='6GSN34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6GSN34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6GSN34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6GSN34'><q id='6GSN34'><noscript id='6GSN34'></noscript><dt id='6GSN34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6GSN34'><i id='6GSN34'></i>
                花心女人无意圆春梦—第九十♀六章—小说连载

                花心女人无意圆春梦—第九十六章—小说连载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李文儒不慌不忙的样子,江丽媛急了“怎么这样大的事你还稳坐钓鱼台,真是皇帝不急,太监急呀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丽媛,我真不№明白,职位对人真的那么重要,我有时候真的觉得像现在丰富幽静的生活才幸福呢。”李文儒取下方派充电宝不经意地问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怎么,你还不成熟,政治斗争,懂吗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,别糊涂了,别太幼稚了,我看你怎么还没有高度警惕感,政治不是╲学术,他需要有人付出,牺牲,为某些事情作①铺垫,我知道你很有才华,可是你没把这心思用进来,我必须让你尽快渗透进来,否则我们心血白费,前功尽弃,浪费了我们ω 一番心意!”江丽媛说得热血沸腾∏,仿佛把所有的生命都倾空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有些迷惑又有些感动,按理说她没有必要来凑合自己当⌒ 官,以她的能力权位和人际关系完全可以当副◎书记省长,副部级高官,可是她为什么一心要推自己当市委书记、省委书记,她无所求,有没有夹杂着功利,经此依靠※到自己捞好处,或者说有什么更大的阴谋呢?更何况她连婚姻大〓事都没有定,却在不见阳光的背后作了情人,这没有更高的胸襟、气度、怎么能屈≡居于人,这么▲多年来々,她从来没有向自己提出过什么要求,没向他要过戒指、项链、鲜花,连每次他们约会时所有的一切费用她都是抢着付▂了,而且还经常给◥自己零花钱,她常说↑你是有家有口的人,抱儿带母,我一人吃饱全家吃饱了,一个大男人,在外面走,千万别小气,别让人小瞧自己。
                  回想江丽媛对自ㄨ己点点滴滴的好,不轻易被感动的李文儒眼睛充满了泪花,他转过身去摘掉眼镜,悄悄擦去眼中的泪花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亲爱的,我能←感受到你现在对我的好,真∩的很知足,我晓得你从冷若冰霜,对我不屑一顾、轻视、辱骂到最后能从心里接纳我,今生已无怨无【悔,虽然不能陪◆你地老天荒,天长地久,但能→懂得你的心,我很知足,这一点多少人能懂,多少女人能明白? 真我也倍感幸运、幸福。”江丽嫒说得↓真切,感人肺腑,仿佛⌒要把李文儒融化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轻轻握着她的手,抚摸︻她的肩背:“怎么你越√来越瘦了,好像︻病蔫蔫,我始终怀疑你有事『瞒着我,如果有什么难处,我们共同去面对,总∮比个人的力量强噻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非常感谢你的真◢心表白,也充分说明◥你已经真正成熟了,能关心体贴别★人,以往我有时也抱怨自己,李文儒这个人内心很自私,对别人太粗心▃,对身边的女人好象∞漠不关心,一∮副大男子主义,有时候我又说服自己,男人嘛,怎么能像女人什么事▲都婆婆妈妈,能干什么大事,或许正是你的男人魅力在々感召着我ㄨ,使我不能自拔。”江丽嫒静静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检查反省自己以往真的很少想别人,大多数时候沉醉♂在工作上,很少过多去想身边的人,揣测他人◥心事,在自己看来这些锁事没有必要去斤斤计较,何况人的精力有限,如果大脑▓被日常事务纠缠不休,能干什么事↘,但仔细⊙一想,人是生活在人群之中,不是神仙,需要的是互相的关心体贴才能促进感情,人性日趋和谐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〗长叹了一声“看来使人成熟的「不是岁月,而是人生〒经历的真心感悟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是啊。”江丽媛也笑着说:“不是说有志不在年高,无志空长百岁。有人说时间◣是良药,可以救治一切创∩伤,也有人说感情如陈酿老窖,越久越香,现在我才真正体会到了时间对人重要性,以往我也留意岁月会带给我们什么新奇的东■西,现在我ζ是感触日深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也知道我不轻易动感情,你是知道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当然↑我知道,我刚才不是说了∞吗,时间这东西和环︻境很伟大,很神奇,一切都在变,这是规律,也是客观的事实。”江丽嫒回应着李文儒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两人谈〇论着,越谈越觉得相见恨晚,彼此惺惺相惜,在拥抱中,李文儒觉得江丽媛那微微的体温,仿佛如一团团炉火,吸引着他慢慢把心∏靠拢,靠紧,仿佛要与她一起飞舞。
                  星期▃天阳光明媚,暖风习习,阳春三月,南方的西华省已是桃花盛开,春色满园。李文儒真正感受了李白笔下的“春眠不觉晓,处处闻啼▲鸟,夜来风雨声,花落知多少”。待李文儒起床一看,江丽媛∑已走,他连早饭也没吃,就匆匆赶到「省委办公厅,手机已关,人不知去向,他刚走进大门,整座大楼空无一人,他想可能是躲进办公室内忙文件,昨天晚㊣ 上她说过,她回去尽快处理书记交待的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门刚好开着,李文儒轻轻走进那间早已熟悉的江主任套房办公室,他蹑手蹑脚走〓进去,想她一个惊喜。
                  在套间找了一遍,没人,正待他关门时,听见卫生间里面有洗澡的流水声,再〓看桌子的办公的文件,她断定她在里面冲澡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有些心猿意马,想了很多,不禁热血沸腾,他不由自主脱光了衣服,轻手轻脚走☉进去,门没有锁,光◢着背的她正聚精会神的在按摩胸部。
                  突然一双手已经抱住了◆她的胸部,一声惊叫“谁?”
                  待王宏燕回过头来,二人四目相对,较为尴尬,李文儒正欲转身,被王宏燕抱住↑了他,不由分说,那条红嫩嫩的舌头已经伸进了李文儒的口腔,一条大龙像翻江倒海,让烈火焚烧着他俩……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发▓布时间:2013-5-18 9:38:17

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http://www.cyenne.com 转载请注明♂出处
                186 6539 5611 发送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