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dasda

  • <tr id='QsiNjs'><strong id='QsiNjs'></strong><small id='QsiNjs'></small><button id='QsiNjs'></button><li id='QsiNjs'><noscript id='QsiNjs'><big id='QsiNjs'></big><dt id='QsiNjs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QsiNjs'><option id='QsiNjs'><table id='QsiNjs'><blockquote id='QsiNjs'><tbody id='QsiNjs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QsiNjs'></u><kbd id='QsiNjs'><kbd id='QsiNjs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QsiNjs'><strong id='QsiNjs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QsiNjs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QsiNjs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QsiNjs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QsiNjs'><em id='QsiNjs'></em><td id='QsiNjs'><div id='QsiNjs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QsiNjs'><big id='QsiNjs'><big id='QsiNjs'></big><legend id='QsiNjs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QsiNjs'><div id='QsiNjs'><ins id='QsiNjs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QsiNjs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QsiNjs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QsiNjs'><q id='QsiNjs'><noscript id='QsiNjs'></noscript><dt id='QsiNjs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QsiNjs'><i id='QsiNjs'></i>
                才能被认为出∮风头–第︽一百零一章–小说连载

                才能被认为出风头–第一百零一章–小说连载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            第二天吃过早饭,他才姗姗来迟去见张省长,张省长很不←高兴,心想你才当了几天官,就端起架▆子,官再大一点,还不把我一脚踢开。他忍住╲内心的火气,上车就走。随着长长的车队,前后警车护送,李文儒回看盘旋的山路〒,心思重重,他明白〓张省长已经有气了,尽量少惹他生气。
                   山间翠竹松柏葱葱郁郁,红叶满山,溪水潺声与飞洒的雨雪,在云雾山尖形成迷雾重重的屏障,此时所有美景都沉寂在雾气之中,人的心情也随之郁卐闷,看上地面的山林都失去天然的色彩,人在迷雾◆中行走,那条路才是要达到的目的地。
                   道路越来越崎※岖,道路越来越难走,忽然,前面车︻队停了下来,车队上的人纷纷走下来看看原因。
 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听到前面的吼闹声,随着下车的人赶快卐向前面走去,只见砍伐的木材堵住了公路,伐木的农民正与前面开车的警察正在争吵,并朝▲天鸣枪示警,岂知,这山Ψ 里的山民,才不管你什么警察,当官什么的,他只顾方便运输木料。
                   双方发生了肢体摩擦,警察准备抓人,不料愈⊙来愈多的山民围住了警察,双方正准备大干一场,张锋省长听说后,先是骂了江山市委书记、市长等人,受了气的市委书记又把公安局长吴海骂了一遍,命令他带领特警、武警赶来抓捕这批山民,不料,离江山市还有60公里路,加之山路难行,最快『也得一个小时赶到。
                   面对一触◥即发的战争,李文儒开口说话了,“我认为○这个时候,我们不能采取抓人的措施,这只︼有把局面越弄越糟,当务之急,应该劝说村民,做通他们思想工作才是道理。据我上次来调研所知,这些山〖民野蛮,不怕坐牢,他们生活十分贫穷,甚至有人还说坐∩牢好,共¤产党还管饭等,我们现在抓了人,既达不到教育人还可能引发群体事件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怒火正无处发泄的张省长◢终于被李文儒的一番高谈阔论引爆了“我看你的党员责任性到哪里,简☆直敌我不分,在这个关键时刻不采取强制措施,还得了,这些山民也太放肆了,敢堵塞公路,袭警,这还有王①法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 张省长一发火,随行的人都沉默似金,低头不语。
 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还准备解释,张锋腆着肥胖的肚子鼻子“哼”了一声,转头就走,许多官♂员随他而去,前面的警察和尾随的警察接受了∏指示后,就去抓人,尽管鸣枪示警,山民根本不理,他们冲上来用斧头把他们团团围住,不放人,就要砍人。眼看形势不妙,李文儒只好上前找到当地一村民,了解情况后,精心细语作了一番解↑释,我们这没有中央有关领导和省委省府领导前来视察∑调研工作】,准备修建公路,为你们造福,当有人听说是来为他们造福的,一些村民情绪有所缓々解。
                   好说歹说总算把一些人劝开了,正准备㊣ 找人推开木料,开通一条车道,岂知江山市公安◤局长吴海带领200多名公安民警,300名武警赶到现场,警灯的嚎叫从远处传透而来,把静静的山林震得鸟雀惊飞,野兔□闻声而逃,惊悚紧张的氛围夹杂着灰蒙蒙的天气,让人有一种难以言喻的担惊。
                   随着警声日益逼近,四面八①方的山民如浩浩洪流向山道涌来,当闪着警灯,以及那一□ 支支冲锋枪和那一双锃亮的手铐,在警灯的闪烁下格外醒目,带着色彩的服装与“跑步前进”的声音把公路两旁的松木甩在身后,山风呼呼,黑色的气息更加惊恐的松木坚◣挺着身子,把寒冷的风阻隔在公路上,使人更加阴冷潮湿。
                   不知是↓看热闹,还是听说自己亲戚朋友被抓,几种不同种族的少数民族倾巢而动,把整个公路围了个水泄不通。
                   张锋一见情况不妙,如果强卐行抓人,或看与『之交锋,必然有伤亡,这个娄子捅大了,一旦追究责任起来,性质⌒ 问题严重了,只好命令吴海原地不动。不准出▓手打人、伤人,更不准随便动用警用器械。
                   原以为这样势态会平息,殊不知谁说了一声,这里面有省政府的头头,村民们早就想告壮无门,那些当官吞了他们这样那样的补贴费用,他们没了土ㄨ地,吃饭成了问题,于是找省长讨个说法。
                   当浩浩荡荡的人群逼了过来,尽管武警和公安形成了人体盾牌,可是人山人海把公路赌死,公路两旁被人堵死,张锋心虚了,原来准备好言去安抚,劝说,看来只好三十六计走为上策,在吴海公安局长的安排下,中央部门的同志和张锋只好化装在警卫人员的护送下【,才偷偷离开了现场。
                   一路上心情糟透到了极点,怎么会搞成这样,这群刁民简直无法无天,目无法规,胆大包天,胆敢围攻省长,简直是不知天高※地厚,犯傻作乱了◤。
                   气喘吁吁走了10多★公里山路,才逃离了现场,心中那怒火和阻扰简直■无法用语言形容,这可真没想到被李文儒言中了,愤怒之中,又觉得佩服起来▽,这次考察让他蒙羞,颜面扫地,威信尽失,真没想到几句不谨慎,导致了大事故,再想想那李文儒也的确够出风头,他以为他∑是谁,越位谈论,简直就把我这个省长不放在眼里。
                   张锋这件事就头疼气恼,他更急李文儒风光占尽,到时他也知△道了什么是权位角色,这些人自以为是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发布时间:2013-6-1 9:58:08

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http://www.cyenne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
                186 6539 5611 发送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