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dasda

  • <tr id='PQWR2U'><strong id='PQWR2U'></strong><small id='PQWR2U'></small><button id='PQWR2U'></button><li id='PQWR2U'><noscript id='PQWR2U'><big id='PQWR2U'></big><dt id='PQWR2U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PQWR2U'><option id='PQWR2U'><table id='PQWR2U'><blockquote id='PQWR2U'><tbody id='PQWR2U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PQWR2U'></u><kbd id='PQWR2U'><kbd id='PQWR2U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PQWR2U'><strong id='PQWR2U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PQWR2U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PQWR2U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PQWR2U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PQWR2U'><em id='PQWR2U'></em><td id='PQWR2U'><div id='PQWR2U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PQWR2U'><big id='PQWR2U'><big id='PQWR2U'></big><legend id='PQWR2U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PQWR2U'><div id='PQWR2U'><ins id='PQWR2U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PQWR2U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PQWR2U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PQWR2U'><q id='PQWR2U'><noscript id='PQWR2U'></noscript><dt id='PQWR2U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PQWR2U'><i id='PQWR2U'></i>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二◥十七章 遇见腐败官二代了∮
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二十七章 遇见腐败官二代了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              阿达电子文学专区:刘平道派人来作工←作,只要李文儒能揭露黄健强犯罪事实,就给一顶官帽,西华省交通厅公路局长。
                  不要说许诺一顶官帽,就是副⊙厅长我也不干,我才不做№炮灰,你刘平道叫我干什么,我就干。要是换了别人,也许为了这顶官帽动心,可惜我↓是李文儒,对官不感兴趣』。李文儒在心理唠叨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为了不让刘平道厅长失望,以为自己不识抬举,过分得罪@ 他,妻子章月琴』劝丈夫还是去交通厅上班。
                  大雾迷漫,安都市笼罩在一片模糊的雾气中,水蒸气夹杂着潮湿的寒风,身体在寒风中有一种僵硬的感觉。李文儒沿着光华大道,骑着自行车直往◆交通厅赶。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交通厅不远拐角处,一辆黑色的奥迪飞驰而来,全然不顾行人,差一点把李≡文儒挂倒了。惊魂未定的他,正欲开口质问野∏蛮驾驶员,不想对方骂了一句:“瓜娃子,瞎了眼睛,你不想过年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气≡急败坏,把车子一甩,正欲去看看他妈有这样蛮不讲理,被几个中年人拉住了。“李博士,算了,这三公子是个粗人,你跟这样的人较真能有结果吗?弄得不好,你还要◥吃顿亏,何必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就不信,这天下恶人当道,就没人管了。”他感觉自己也是男人,曾经▂也是血气方刚,大义凛然的人,不可能屈服恶势力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说完向前一看,众人都像避温神避之不及,也就息事宁人,自我安慰,就算∩自己撞见鬼,再说自己一个堂堂博士跟市井流氓动粗,不是一件光彩的事。方才升起雄性男子汉的正气似乎被众人给压了@ 下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待奥迪飞驰而去,有人才过来好言相劝,“你知道刚才骂你的是谁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知道。”李文儒扶起自行车回答说。我︼不管是谁,天下还是需◆要正义的人。这种无法无天的,这个社会不是弱肉强食,中国法律也是越来越健全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怪不得你理直气壮,欲挥舞老拳教训他,他可是天不怕地不怕,交通厅、安都市谁敢招惹他。他∮就是刘平道的三儿子,刘中城省长的侄儿。”一√个老干部对他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厅长的三儿子,我早有所耳闻,这个花花公子,听说吃喝玩乐赌嫖样样精通▃,还与社会上不三不四的人搞得火热,经济换奔驰、宝马等名车的纨绔子弟”。一位中年人接过▲话题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错,就是这条毒蛇。”人群中有位女子气愤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说,我们国家能富得起来,就是因为一些腐败分子,一些官员,不严格教育子弟注重学习,以致恶心越染越重,就Ψ是这些腐败分子手中有权,他们亲戚也是攀龙附凤,照着他们父母高官,就这▓样胡作非为。
                  现代这些Ψ贪官真是没有王法,国家有了这些腐败分子,还有希望吗【,他们运用其权力干了许多伤害国家和人民的利益,真是我们的悲哀↘。”老干部生气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们一个普通小百姓,又能怎样,面对各种腐败,我们不是无动于衷,只能说我们无能为力。”一位中年人动情地感悟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心头憋着一肚子火气进了刘平道厅长的办公室。刘平道摆出了一◣副文质彬彬、温文尔雅、尊重知识分子的模样,再三表示敬重人才、尊敬高级知识分子。
                  人啊,有时总以为自己非常聪明,别人↑都是傻子。那表面的ζ温和,以及那溢美的言辞,在李文儒看来是带着千百万个细菌,其毒性远远胜过眼镜蛇。
                  再说,这尊严、人格有时也太懦弱,不堪一击,原本李文儒准备好好训示一下他那个宝贝儿子。可是当他看到刘平道这张阴险、狡诈、城俯深沉的∏脸,不禁强忍怒火。
                  刘平道看了看李※文儒高高的个子,沉着稳重,不苟言笑的人物,心中明白,这小子将来定是一个高官。这种预感,是刘平道凭着东方玄学第六神秘感觉而出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想请你暂时担任公路处处长,路桥总公」司董事长,一则帮助我们把西华省的公路网建立起来,这方面我们一片空白。建公路网,是你提出来,许多专家都认为这是一个金点子,从长远看来势在必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刘平道心中打着主意,你李文儒好好干,干出成绩就是我的功劳,搞坏了,自己负责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其实也不计较名利,只要有工作做,每天过得充实也行,如果太计较,这★人自寻烦恼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处长这个官我就不当了,我不是当官的料,我只踏踏实实搞出实际工作。”李文儒不屑地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劝说无效了,只①好由他决定了,刘平道有什么事情,随时可以向他求教。
                  中午回家,李文儒在饭桌上跟妻子说了,“你还是当个处长吧,为了我们一家大小,有了这个◆官,许多事情方便些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妻子章月琴的劝说,未能起丁点作用,李文儒觉得做自己灵魂的主人好。
                  多数时候我们真是在为别人活着,想想身边一个个人都是这样,不知是悲哀,还是时代需要如此扮演各个角色。
                  个人自由自由的呼吸※,潇洒的卐过日子,纯真的心灵,真诚的待人,那种空灵岂不美丽,自然。
                  夜幕下灯红酒绿,汽车川梭,人流涌动,似乎这一切都与我无关。世界像平静的大海,人间万事万物都像无声无味的空气,天地万物仿佛都在黑夜中沉沉睡去。
                  看见丈夫陷入了那宁静自我的世界,妻子月琴望天上的月亮,一抹清辉从淡淡的云彩中闪现而出,这孤星冷月的夜晚,竟是这么苍凉如水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发布〖时间:2016-3-7 10:03:18

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http://www.cyenne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
                186 6539 5611 发送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