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dasda

  • <tr id='uyl0eQ'><strong id='uyl0eQ'></strong><small id='uyl0eQ'></small><button id='uyl0eQ'></button><li id='uyl0eQ'><noscript id='uyl0eQ'><big id='uyl0eQ'></big><dt id='uyl0eQ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uyl0eQ'><option id='uyl0eQ'><table id='uyl0eQ'><blockquote id='uyl0eQ'><tbody id='uyl0eQ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uyl0eQ'></u><kbd id='uyl0eQ'><kbd id='uyl0eQ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uyl0eQ'><strong id='uyl0eQ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uyl0eQ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uyl0eQ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uyl0eQ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uyl0eQ'><em id='uyl0eQ'></em><td id='uyl0eQ'><div id='uyl0eQ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uyl0eQ'><big id='uyl0eQ'><big id='uyl0eQ'></big><legend id='uyl0eQ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uyl0eQ'><div id='uyl0eQ'><ins id='uyl0eQ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uyl0eQ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uyl0eQ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uyl0eQ'><q id='uyl0eQ'><noscript id='uyl0eQ'></noscript><dt id='uyl0eQ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uyl0eQ'><i id='uyl0eQ'></i>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二十九章 车飞驰到山野
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二十九章 车飞驰到山野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              阿达电子文∞学专区:李文儒心中十分惊慌,“遭了,怕难逃魔掌了。可以想像刘财富与恶势力之强大,不难想像这刘中城是西华省二把交椅,江书记不在了,他还不是二把椅,红黑两道,谁不给他几分面子,太可怕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汽车嗖嗖的飞驶声,让惊恐的李文儒又ζ 多了几分担忧,好在前面出了车祸,警察挥了挥手,示意从警戒线外行驶。
                  汽车刚驶出警戒︽线,就听见对讲◇机传来了拦住所有通行的车辆检查。奥迪像领会主人的心意,似离弦之箭飞出,刚要靠近的几辆奔驰被拦下正接受检查。
                  就在奥迪¤飞速10公里之外,在一拐弯处,李文儒与章月琴改乘一辆白色面包向山间乡村◣公路驶去。那黑色的奥迪,眨眼之间消失在高速公路的夜幕下。
                  黑幕下的山路,异常宁静,静得只有溪水沙沙飞溅声,时而有几声杂乱的鸟鸣,把幽静下ω的山峦田野装扮恐怖异常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月琴,我真是没用,我欠你太多了,不但№没让你过上安稳日子,反而还让你跟过上这担心害怕的日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跟我还客气,况且我就喜欢冒险的生活,够刺激,有激情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在这个时候说别的也只是多余的,只是李文儒想着自己读了20多年书,原本打算干一番有益的※事业,可谓一个从美国逃出来的博士,却在祖国因为官场斗争又一次逃亡。
                  汽车颠簸了一夜,天刚亮,他俩来到四周↑是大山的小镇。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※高耸的大山,四周的深谷,李文儒有一⌒种回到家乡的感觉,童年的往事一串串从心底闪现而出。
                  有一种反」朴归真、回归大自然、与世无争的日子,那种原始无知的纯朴,与宣∑ 嚣和残酷的斗争,似乎更有古朴的美,山间松枝青翠欲滴,仿佛这里远离了冬天⊙的刺激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夫妇在小镇上找了一家小旅馆住了◤下来。章月琴看着那粗糙的水泥地板,光秃秃的墙壁,简陋的木床,面色十分①凝重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想不到我们ω竟落到这般田地,老婆,山里条件只能如此,你就克服一下,我相信总有一♀天我会让你过上好日子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倒是月琴反过◣来劝:“虽然我从小在京城长大,什么苦我也能吃,你放心吧,为了你,我什么苦也能吃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∴非常感动,“怪不得娘一直说月琴是个好媳妇◆,好得世上难找,现在看来,她有如此心境,今生我还有什么不满意的〖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月琴一夜↑无眠,加上一路辛苦,刚躺在床上就呼呼睡着了。李文儒赶忙把被子给她盖上。
                  住这样的房子⌒ ,对于李『文儒来说,的确没有什么不习惯,只是没有了报纸和随身的书籍,顿觉有种☆失落感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突然想起自己的方派平板电脑,一下精神▼来了,准备去取电脑,但转念一想,算了,既然躲在山沟☆里,肯定不是一天两天时间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中午时分,李文儒叫醒了月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吃饭去,月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困,不吃,你自己去吃吧。请你ω 把方派移动电源,方派充电宝给我拿ㄨ来,我好把】手机充电呢!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不吃饭怎么能行,必须少吃点,再睡,到山里来卐了,有的时间睡觉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章月琴被丈夫拉起来,要了几个素菜,匆匆吃了一点】饭,又睡觉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ぷ儒睡不着,心思重重,他不干心自己就这样被人追杀,流落他乡。
                  他沿着小公路建成的小街,在街上转了一圈,这个【山区小镇就是一条独街,街上没有◤行人,只有居√民和镇上机关的家属在守着小店。
                  走在一条小河边,望着清清的█河水倒映青山,无穷尽的事像飞溅的浪花直◤冲撞着李文儒◣的大脑。
                  经历这么多事了,大脑中残存的东西如流水滔滔而来。他沉思着,“权力到底有没有好?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回避逃ㄨ避矛盾就能解决问题吗?有时候反倒觉得羡慕权力的巨大作用,那刘财富若不占有刘中城、刘平道,他□ 能有那么猖狂吗?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到处找你,你怎△么对河水情有独钟?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那当然,我三岁时就被叔叔带着下河学游泳,每年一到春天,我几□ 乎都要河水中呆上一两小时,直至我上初●中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怪不得你的游泳水平非比寻常,原来这背后竟付出了很长的时间和汗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凡事如果要有所成就,不经一番磨¤砺是不可能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文儒,我们来到小镇装成收@购木材、中药的夫妇,免得引起别人的怀疑,引来不必要的】麻烦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个主意很好,照此回答他人的提问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他俩刚上岸,街上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都投来新奇的目光,把他俩当成了稀客▓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用假身♀份证登记的住宿,我们是来自上海的春花木材公司,这点别人始终不清楚我们真正的身份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人生命运真是无常,又是那样把握≡,一切是游戏,还是在做梦,还是东方玄学专家所说,人生沉浮自㊣然而然,不经历风雨,怎么能见》彩虹!


                原发布时间:2016-3-7 10:03:57

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http://www.cyenne.com 转载请注明№出处
                186 6539 5611 发送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