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dasda

  • <tr id='VoJIuY'><strong id='VoJIuY'></strong><small id='VoJIuY'></small><button id='VoJIuY'></button><li id='VoJIuY'><noscript id='VoJIuY'><big id='VoJIuY'></big><dt id='VoJIuY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VoJIuY'><option id='VoJIuY'><table id='VoJIuY'><blockquote id='VoJIuY'><tbody id='VoJIuY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VoJIuY'></u><kbd id='VoJIuY'><kbd id='VoJIuY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VoJIuY'><strong id='VoJIuY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VoJIuY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VoJIuY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VoJIuY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VoJIuY'><em id='VoJIuY'></em><td id='VoJIuY'><div id='VoJIuY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VoJIuY'><big id='VoJIuY'><big id='VoJIuY'></big><legend id='VoJIuY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VoJIuY'><div id='VoJIuY'><ins id='VoJIuY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VoJIuY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VoJIuY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VoJIuY'><q id='VoJIuY'><noscript id='VoJIuY'></noscript><dt id='VoJIuY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VoJIuY'><i id='VoJIuY'></i>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五十二章 全国最年轻的交通厅长
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五十二章 全国最年轻的交通厅长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匆☉匆告别了江丽媛,“这女人像幽灵一样缠住自己,这到底是为什么,如果说用美色】贿赂自己,这江丽媛已是副厅级干部了◥,她凭什么为郑江林死心№塌地的卖力,她与郑江林是什么关系?”

                  “再说省长张锋与副书记郑江林到底又有↓多少恩怨,他们双方又为什么花这么多精力抢夺自己。”李文儒边走边想▓。
                  刚到家里手机响了,“我,贾治国,今天中午我与黄厅长在豪森王子〗酒店等你吃午饭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还要去∩接儿子,还没跟月琴说呢。”李文儒明显不愿意地应答道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领导,你就放心了,这些工作我已派人安排好⌒ 了,我马上★过来接你。”贾治国笑着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贾局长,你太客气了,我还是自己■打车来。”李文儒ζ本来也打算自己购一辆车,可是觉得自己又不会开▽车,再说家中经济也不充分,还要给父母和兄弟姐妹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找了张纸♂条,写上“爱妻,中午你干爹与贾局长邀请我去吃午饭,说有要事相商ζ ,我只好应允,你和♂儿子就不要等我了,你也知道,这些应酬实在是无法Ψ拒绝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拿下方派移动电源,方派充电宝刚下楼,贾治国已将那奥迪汽车停在前面了,“请领导↙上车,黄厅长在酒店等你了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真当交通【厅长,也许在许多人眼里的确是一块肥肉,也是张省长的亲信,这是政治立场,做人「总不能三心二意,阳奉阴违,应该有道德底线,何况张省长对自己有提拔,重要,帮助自己度过人生低谷,如果㊣ 背弃他而找郑书记,绝不可能做出这种低劣的事。李文儒在心里想着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文儒,快来这边坐。”李文儒环视了♀一眼交通厅的曾副厅长、王副厅长、田副厅长,还有人事处处╲长、组织处长、办公厅◆主任等10多位交通厅核心领导成员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我请大家来,主要有几件事要向∞大家交涉,可能︻各位心中也已经知道,还有几个月,我也就退休了,现在是能者、才者、年轻人的天下,我与张省◆长交换了意见,决定李文儒为省交通厅党组书记、交通厅副厅长,等我正式退位了,通※过法律程序,人大常委会任命了。在这次退休中,有两位厅将因年龄到了而退休,我初步想贾治国任副厅长,林卐光伟处长任副厅长,召开党组成员会,大家是否有异议?
                  鲜花摆满了四周,红红的牡丹花与玉兰散发着清香,沁人心脾,空调里暖暖的风在香水作用下,更令人兴奋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厅长都定了,我没啥意见▓,我是坚决拥护厅长的决定。”贾治国第一个发言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黄厅长的决定是深思熟虑,的确是唯才是用,注重实际,量才而用,很符〖合公务员、国家干部的用人制度↘,我没啥意见,我支持党组织的决定。”其他几位提升副厅长的人都笑着说。
                  其余人都露出∑了笑脸,纷纷表示【支持拥护党组织决定,实际黄健强早就策划好了人员,今天来开这个会都是厅里紧跟黄厅长的人。有些是他的亲戚,有的是有真○才,有的属上下级关系,工作配合默契的人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同志们,如果有意见就提,没意↑见就休息。大家鼓掌欢迎通过了”。
                  掌声从手心响〗起,也从心底响起,35岁任交通厅长主要领导,这在全国来讲都是※响当当的政治新秀,惊喜、爱慕、嫉妒∞从掌声里飞起,交汇在酒店会议室的上空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今天中午各位就在酒店吃顿便餐,余下时间可以搞娱乐,到中午12点准时在玫瑰园餐厅☆进餐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打麻将、玩扑克、打保龄球■在各自的小圈子展开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与黄健强单独在一间小房里秘谈,看着腾起的烟雾,李文儒忍受着被烟吃的不快,接受支招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交通厅的这个位置不仅※是你的,而且我希望你将来有更大的作为。你必须亲自到张锋省长面前,把你如何效忠他,紧跟他的圈子№表态,如果不表态,他还以为你有异心,不是江丽媛也多次来拉拢你入郑江林门下,从发展的眼光,郑江林有可能会接替现任◎省委书记位置,但是㊣ 从做人的角度,我们还是要讲究一个基本道义,既然张省长已经帮了我们,我们就得与他︾站在同一条战线上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与★黄厅长交往了几年,觉得有些不解,他为人比较高调,而且思想情绪变ξ化无常,似乎对感情他是专家,也很专一,毕竟々在官场滚爬了多年,有丰富的阅力和默契的圈子,黄厅长的圈子线一直是随张锋转的,从为官之道讲是有价值,值得学习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小李,在我退下来☉之前◥,人事♀安排我想你不会有意见吧?”黄厅长直直问李文儒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黄厅长,你的决定我能改变吗?只要工Ψ作开展得顺畅,自然不会作大的□调整。”李文儒本来不∴想当这个交通厅长的,可是他也是人在江湖身不由自己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轮到聚餐时,黄厅长、李文儒、贾治国、林▓光伟按先后顺序入席。开始李文儒很是不习惯,说这些小事也这样讲排场。贾治国说,李书记,什么事都讲规矩,不依规矩不成方「圆,韩处长也附合说,领导就№是领导,这是必须的。
                  看着这些比他大了许多年龄的人如此礼重自己↓,他觉得反而▅不习惯,不自在啦。

                原发▲布时间:2016-3-31 15:43:03

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http://www.cyenne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
                186 6539 5611 发送短信