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sdasda

  • <tr id='8zrUjo'><strong id='8zrUjo'></strong><small id='8zrUjo'></small><button id='8zrUjo'></button><li id='8zrUjo'><noscript id='8zrUjo'><big id='8zrUjo'></big><dt id='8zrUjo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8zrUjo'><option id='8zrUjo'><table id='8zrUjo'><blockquote id='8zrUjo'><tbody id='8zrUjo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ption></ol><u id='8zrUjo'></u><kbd id='8zrUjo'><kbd id='8zrUjo'></kbd></kbd>

    <code id='8zrUjo'><strong id='8zrUjo'></strong></code>

    <fieldset id='8zrUjo'></fieldset>
          <span id='8zrUjo'></span>

              <ins id='8zrUjo'></ins>
              <acronym id='8zrUjo'><em id='8zrUjo'></em><td id='8zrUjo'><div id='8zrUjo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8zrUjo'><big id='8zrUjo'><big id='8zrUjo'></big><legend id='8zrUjo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<i id='8zrUjo'><div id='8zrUjo'><ins id='8zrUjo'></ins></div></i>
              <i id='8zrUjo'></i>
            1. <dl id='8zrUjo'></dl>
              1. <blockquote id='8zrUjo'><q id='8zrUjo'><noscript id='8zrUjo'></noscript><dt id='8zrUjo'></dt></q></blockquote><noframes id='8zrUjo'><i id='8zrUjo'></i>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五十六章 送了天价的国画

                李白当官 第五十六章 送了天价的国画

                更新日期:2019-6-2

                  “好,听你的。”李文儒不知突然开了窍门似的,竟然也同意了,他其实心理明〖白,事物都是游戏规则,只是他慢慢习惯成自然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章月琴拿出画,这国画的确是精品,先不说他到底是不是价值连城,就是粗看就有清明∑ 上河图之感,春光四射,细看似有银光普照,再看生机盎然,万物神气☆活现,颇具神韵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拿着画满意而去。他出门谢绝了司机▼王师傅相送,打的直奔张省长的家。
                  张锋一见李文儒带来一幅国画大师佳作,自然欣喜不已,当即〖欣赏起来,不时点评这山水画栩栩如生,运笔自然天成,真是难得的上乘佳作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画有画派,工笔画、山水画、水彩画、西洋画、油画,虽画风则异,运笔不同,但都师出有门,画技有派,什么抽象派、欧洲印象派等种类繁多,但都有脉络关系,故万事物有起有落,有中心主干,有分枝叶绿,我相信你是聪明人【不能不知画味吧?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省长,我对画可是一窍不通,没有那艺术细√胞,也没有那份雅兴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张锋心中纳闷,这黄健强没把我意思给他传达,还是这小子有别的想法,不可能他不明白我此番的含义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这画您喜欢,就算■我孝敬你的,这么多年来感谢你栽培,对我的支持关心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你我之间还用客气的嘛,只要你好好干,支持我的工作,你自然前途不可限量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怪哉,堂堂皇皇的一省之长,怎么能说我支持他的工作,这也难怪一个好汉三个帮,一块泥巴三根桩,无论谁当领导,底下没人抬轿子,当吹鼓手,没人支持工作,自然是独木难支,世间许多事物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,只是许多人没有用心去仔细联想。再说只要是人其无论是专家、学者、权威领导,其实都¤存盲点,而盲点也就是所谓有层次,貌似不会犯低级错误的恰恰却犯了。李文儒开始又再反思自己的盲点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一省之长都在联络各方人员,何况我◥这种环境呢?是不是主动纳入官场轨迹,再说这郑副书记这边许诺市委书记,如果不趁他们双方白热化之机,坐上厅长这把交椅,往后日子说不定会惹出什么事来。与◣其夜长梦多,不如向黄厅长表态以示忠诚,至于今后出现什么事情据情况而定。
                  主意已定,李文儒呷了一口省长递过来的茶:“省长,我跟了您多年,今后不管理什么事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我也不需要你什么回报,只要你明白做人要知道感恩,会感恩的人才不会丧失良知,丢失自我。其实我也不希望你喊口号,誓死为忠,而是希望你有原则,有立场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省长你就放心,我该知道怎样做人,决不会见异思迁做出不忠不孝的事情,何况你对我恩重如山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知道就好,我早已向省委有关领导和部门通了气,准备正式任命你为交通厅党组书记,贾治国为副书记,同时希望你们能处理好关系,千万不要捅出事来。”张锋向沙发一靠,疲倦不堪。
                  好多人都认为作大官威风八面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,要有多威风有多威风,看来一省之长也活得不并轻松。显然许多烦心的事搅得他心烦意躁,疲惫不堪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省长也有★烦心事?”李文儒随口而『出,在他的心思里,省长是部级高官了,要风得风,要雨得雨的人也有烦恼之事情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省长也〓是人,不可能没有七情六欲。人的许多共性我都有嘛,这有什么奇怪的,你跟了我一段时间,难道不清楚这〓官场的规则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多谢省长教诲。”李文儒清清嗓子正要说声告辞了。
                  张省长转身正视着他:“李书记,你要记←住郑江林的势力不可小视,尤其那个江丽媛你不可不防,小心谨慎,三思而行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“请省长放心,我不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的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刚下电梯,江丽媛就挡住了他的╲过路,只见一身洁白套裙,飘逸长发,化妆的脸上映出成熟女人的魅力,她直瞅李文儒,把他瞅得极不自在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李厅长,不,孤且预先叫李书记了,美女请你吃饭,总不能不给个面子吧。我一不是设的鸿门宴,二不是美卐色勾引,三不是行贿巴结,我是为你前途作想,我想你不该拒绝吧。”江丽媛调※皮翻动着眼睛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江主任,的确我家里有事,我得回家处理,改天吧,好不好?再说我觉得我俩孤男寡女相处不太↘方便,你我都是有身份的人,免∏得人家说闲话,你还是个黄花闺女,恐怕对你名声不好。”李文儒说这番时明显底气不足。
                  “李大书记,你还是个男Ψ 人嘛,我一个姑娘家都不怕,你已是孩子的父亲,竟然说出这样▃的话来,于情于理不合吧。你想想看,你不占我便宜,难道说我还能把你吃了不成?”
                  说得李文儒面红耳赤,生怕有人听见他们谈话,赶快溜∞之大吉,只留下几句“真不用,怕老婆,总有一天我让你乖乖跟我走。”的声音在空中回荡。
                  李文儒沉思了,他佯装取出方派充电宝,一边充电,一边心思重重,自己大脑也不知怎样了,这到底怎样处理?

                原发布时间◇:2016-4-5 14:59:12

                版权所有:http://www.cyenne.com 转载请注明出处
                186 6539 5611 发送短信